12月10日,网络举报人周筱S通过微博举报,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以下简称儿慈会)2011年的账目上,一项“支付的其他与业务活动有关的现金”金额为48.4亿元,远远高于当年接受捐赠收到的现金8000多万元。

  12月10日晚,儿慈会发文澄清,财务人员的重大失误将账目中一项本应为4.75亿元的金额,写成了47.5亿元。昨日,周筱S再次在新浪微博报料称成龙基金会深度卷入,同天,北京成龙慈善基金会在官方网站发表声明回应质疑。

  报料人周筱S受访

  成龙有责任出来回应质疑

  昨日,周筱S再次在新浪微博发表长微博,对儿慈会对外公布的资料进行了分析,指出包括巨款来源、审计方资格、监管体制等疑点很多,而最值得关注的是,周筱S指出巨款中1800万元转给了“成龙慈善基金会”,儿慈会在2011年度工作报告上宣称“回家的希望救助项目”直接用于受助人(救助被拐卖的儿童)1903万元,但其实是把1800万打给了成龙基金会,直接用于受助人的捐款只有99万。而成龙基金会收到这1800万,根本没有去救助被拐卖儿童,而是改变用途,用于“贫困大病儿童项目救助”。

  周筱S说,“把善款这样转来转去,到底是为了什么目的呢?经过财务专业人士指点,我终于有点明白了―――这笔1800万元的捐款没有直接用于受助人,所以本来是不能计入当年的公益总支出的,但是,如果计入当年的公益总支出,就可以根据这1800万元的公益支出按10%的比例从总的捐赠收入中列支基金会工作人员工资福利和行政办公支出(通常简称“管理费”)。同时,如果这样,成龙基金也可以按10%从总的捐赠收入中提取管理费,如果成龙基金会再把善款以上述形式转给另一个基金会而非直接用于受助人,下一个基金会又可以按10%提取管理费。以此类推,一直提取下去。如此层层剥皮,岂不是善款可以全部变成管理费了?”

  昨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电话联系上周筱S,他表示:“成龙基金会不是公募基金会,没有资格向公众募集资金,所以他们和儿慈会合作,成龙作为基金会发起人肯定有责任,成龙是创始人,他有责任出来回应质疑,我提出的质疑都出示了相关财务报表,都是有证据的。”周筱S还发表对明星做慈善的看法,他说:“明星做慈善要公开透明,慈善应该在阳光下进行,这些明星应该有被质疑的充分思想准备。”

  北京成龙慈善基金会回应:

  至今没有将善款用于行政开支

  昨日,北京成龙慈善基金会在官方网站发表声明回应质疑。说明为何有1800万从儿慈会拨款至成龙慈善基金会:“由于本会管理成本完全由成龙会长一人支付,相当于零成本为其他捐款人提供服务,因此,相关捐款机构特别书面指定儿慈会将款项拨给本会的‘贫困儿童大病救治’项目。本会也向相关捐款机构承诺过:善款绝不转给其他慈善基金会,也不向儿慈会支付管理费,‘救活一个是一个,不以受益者人头众多为操作目的’。”

  声明中还说,北京成龙慈善基金会从2010年就开始筛选了若干“无须人员成本、热心慈善活动的合作伙伴”。“截至目前,经过若干捐款机构来查、本会自查、专业审计师彻查和首都慈善联合会调查后颁发‘彩虹心’奖,证明各合作伙伴均能够将90%至100% 的善款用于支付医疗费用,没有一例将善款用于行政开支。 ”截至昨晚记者发稿时成龙本人以及儿慈会方面未对此事进行回应。

  成都商报记者 张世豪